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新春植树正当时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1-18 15:24:46日 00:08:1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南昌怎么快速治疗近视,

   有信托业界人士称,当资金充裕时拿出部分资金设立家族信托,当有一天生意出现风险,债权人无权申请法院对家族信托财产强制执行,这是最可靠的保障。也是高净值人士热切的需求点之一。

  毕竟,当前国内高净值人群增速迅猛。据招商银行与贝恩日前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2016年可投资资产1000万元以上的中国高净值人群达到158万人,2014-2016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3%。

  巨大的市场下,各金融子行业正“跑马圈地”,银行、信托、券商、财富管理公司等均大力拓展家族信托业务。近日信托公司动作频频,中航信托推出迷你家族信托、大业信托开展“传承系列”家族信托业务、华润签约首单家族信托业务等。

  然而发展至今,家族信托仍难迎来爆发期。据了解,除与政策、法规方面使得家族信托存在操作难点外,更在于目前市场对家族信托存在诸多认识误区。

  近日,在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子项目,立足于21世纪经济报道及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SFC)的培训课程《金讲堂》上,新财道财富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法务规划师姜德广详细解读了这个误区的形成、存在以及消解的逻辑之链。

  要设就设离岸家族信托?

  当前不少高净值人群会认为国内的家族信托没保障,要设就设离岸信托。

  姜德广认为,不可否认一些离岸地的信托制度确实比较完善,比如BVI、百慕大等确实有一些合适的架构设计。“但是问题在于别人适用的未必合适自己,目前绝大部分财富家族的主要财产、活动场地都在境内,未来的事业发展也主要在境内。”

  这类人群在境外设立家族信托将面临一些现实困难。

  一是信托财产出境障碍。一些人用非正规方法将股票、银行存款等转移到国外,但这是经不起审查的。特别是在CRS之后,所有的财务信息尤其是金融信息都要申报;

  二是信托财产异地管理障碍,财产出境后将在境外机构的管理之下,而境外的信托和境内不太一样;

  三是信托收益入境需要面临很复杂的完税过程,并且要说明合法来源。此外,境外设立信托还有面临法律适用、管辖及语言、距离等各类问题。

  “离岸家族信托只适用于某些特定的人群,对于资产全球化配置,业务全球化拓展的人可以设立离岸信托。但是设立了离岸信托,最好不要抛弃境内的信托,因为家族信托并非只能设立一个,而且国内的资产装到国内信托里面,更方便于管理和信托利益分配。”姜德广称。

  他将市场上对家族信托的认识误区归纳为七个方面。除了“国内的信托没保障,要设就设离岸信托”这一误区外,还有“家族信托是富人游戏,和普通百姓无关”“有了完善的遗嘱,根本不需要家族信托”“既然能设遗嘱信托,何必要设生前信托”“现在万事安好和谐,不急于设家族信托”“家族信托主要是转移财产、逃税的工具”“只要设了家族信托,从此可以高枕无忧”。

  形成误区有多方面原因。除客户认知存在局限性,专业服务供给不足,配套制度有待完善外,境外同行不当竞争也是重要原因。“一些境外机构利用国人对制度的疑虑,宣传国内《信托法》不完善、法律制度不配套等,存在误导宣传。”姜德广称。

  自由裁量权困境

  家族信托要想加速发展,仅仅理清认识误区还不够,实操中遇到的难题也亟需应对之策。

  目前,部分家族信托赋予了信托公司非常宽泛的裁量权,比较典型的是信托文件中对一些事项的认定没有设置明确的标准。比如信托公司对于合同中的条款“当子女出现挥霍行为时,可不予分配生活费”就很难作出裁定。

  “自由裁量权对信托公司的管理能力、事实判断能力、商业判断能力、经营能力都是很严峻的挑战。”姜德广认为,“如何行使自由裁量权,同时自由裁量权是否一定要交给信托公司,可否设置第三方机构等都值得考虑。”

  据了解,当前家族信托实操中还面临另一大问题,即当前绝大部分财富人士都是财富创造高手,因此更强调自主管理,会要求信托公司按照其指示进行投资。

  “作为事务类信托,此时受托人是否应当遵从委托人的指令?如果委托人保留权利过多,是否会被认定为虚假信托?”姜德广称。“若遵从指令产生亏损如何处理,同时操作能否得到其他受益人的认可,这些都是专业人士在设计过程当中要考虑的。”

  同时股权信托中信托公司应该担任什么角色存在许多现实争议;特殊动产(艺术品、收藏品)信托,也面临特殊动产如何管理、怎么产生现金流、如何处置等问题。

  此外,政策方面的不完善也给家族信托实操带来了困难。

  如信托财产登记、转移制度不健全,使得目前股权、不动产等无法办理非交易过户,只能办理交易类转让,如通过设立资金信托的交易形式,把真实的信托财产(股权、不动产)装入信托,从而导致交易成本增加。

  另外税收政策方面目前比较模糊。一方面是遗产税和赠与税何时推出,以及推出后家族信托是否能真正起到避税效果。另一方面目前金融机构、资管产品征收增值税,但具体怎么征收还不太清晰。

  “目前来看,遗产税和赠与税的征收早晚要落地。落地之后可能会迎来家族信托新的增长高峰。”姜德广认为,“只要专业机构认真思考、总结,家族信托在操作上存在的问题都会在具体的工作当中解决掉。”

  《中国家族信托行业发展报告(2016)》显示,中国境内目前已有21家信托机构和14家商业银行开展了家族信托业务,规模约为441.8亿元。展望2020年,中国本土家族信托规模可达6275.5亿元。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